首頁 期貨 現貨 外匯 期權 股票 保險 p2p 貸款 虛擬貨 區塊鏈 資訊

央行主管報紙:不排除未來還有其他類型專項債券出現

來源:互聯網 作者:鑫鑫財經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4-13
摘要:開好“前門”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來源:金融時報本報記者劉泉江中國版“市政債”呼之欲出。2017年8月2日,財政部對外發布《關于試點發展項目收益與融資自求平衡

  中國版“市政債”呼之欲出。2017年8月2日,財政部對外發布《關于試點發展項目收益與融資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品種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89號文),試點發展項目收益與融資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品種(以下簡稱“項目收益專項債券”)。

  財政部有關負責人指出,此次印發《通知》,目的是指導地方在法定專項債務限額內,按照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項目分類發行專項債券,發展實現項目收益與融資自求平衡的專項債券品種,同步研究建立專項債券與項目資產、收益相對應的制度,立足我國國情、從我國實際出發,打造中國版的地方政府“市政收益債”。

  “89號文是允許地方政府試點發行與具體項目單一對應或集合對應的項目收益專項債的一般性規范文件,也是自發行地方政府專項債以來發布的首個一般性規范文件,在使地方政府專項債演進為中國版‘市政項目收益債’上前進了一大步。” 東方金誠評級副總監俞春江向本報記者表示。

  俞春江預計,現有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和項目收益專項債還將會并存一段時間,但新發行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將加速實現與項目收益對應,從而成為項目收益專項債。

  監管細化:償債來源安全程度更高

  事實上,在業內人士看來,89號文的出臺并不突然,而是防控地方債務風險的進一步延續。2014年新預算法和《國務院關于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43號)構建了地方政府舉債融資機制的法律制度框架。2014年新預算法規定,地方政府舉債應當在國務院批準的限額內采取發行地方政府債券方式,除此以外不得通過其他任何方式舉借債務。

  “89號文件進一步明確,對有一定收益的公益性項目發行專項債券融資,以對應的政府性基金收入或專項收入償還,納入政府性基金預算管理。”中信證券研究部固定收益團隊分析師明明表示,本次項目收益專項債券對應發行主體仍然與地方政府債一樣是省級政府,實際上是將收益類項目融資收回上級,方便管控。

  由于項目收益專項債券發行與償還主體都是省級政府,如果市縣需要發行則仍然通過省級政府發行并予以轉貸,實際上在某種程度可理解為地方將收益類項目融資權利交由省一級單位,方便中央管控。“融資渠道變多,審批和發行權利收回到省級單位,避免基層地方政府債務的無節制擴張。”明明表示。

  事實上,從項目收益債到項目收益專項債,這意味著償債來源安全程度更高。2015年,發改辦財金[2015]2010號《項目收益債券管理暫行辦法》的通知提出,項目收益債券是由項目實施主體或其實際控制人發行的,與特定項目相聯系的,債券募集資金用于特定項目的投資與建設,債券的本息償還資金主要依賴于項目建成后運營收益的企業債券。

  “相比較2010號文,財政部89號文進一步推進完善由地方政府發起的項目收益專項債券制度,細化項目收益專項債券的試點發行規范。試點發行項目收益專項債券,依靠對應項目取得的政府性基金或專項收入償還,明確了不同專項債券對應項目的償債資金來源,針對不同類型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實施‘封閉’運行管理,有利于鎖定專項債券風險范圍。”明明表示。

  兩個領域試點:完善地方政府專項債體系

  此次項目收益專項債券優先選擇土地儲備、政府收費公路兩個領域進行試點。根據89號文,項目收益專項債券是指地方在法定專項債務限額內,按照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分類發行的專項債券,是中國版“市政收益債”。

  不過,業內人士認為,項目收益專項債券的特點是債券直接對應項目資產和收益,實現項目收益融資自求平衡,本質上仍是地方政府債券,是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細化品種。

  “土地儲備和收費公路兩個領域債務規模很大,對防范地方政府債務風險至關重要,同時也有較高的收入來源,具備以項目收益償還債券的條件。”天風證券固定收益分析師孫彬彬分析稱,89號文優先選擇土地儲備和收費公路兩個領域試點,同時鼓勵地方試點發行項目收益專項債券。

  東方金誠則預計,在土地儲備專項債和收費公路專項債管理辦法公布后,財政部將陸續針對具有穩定現金流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項目推出相應的專項債券品種,以形成完善的地方政府專項債體系。

  此次89號文比之前預期的更為積極,是在設定一般性框架后允許地方政府圍繞各自的重大戰略自行選擇符合條件的項目發行項目收益專項債,預計各地的項目收益專項債有望覆蓋絕大部分具有穩定現金流和一定收益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項目。“一方面,形成了百花齊放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市場,豐富了投資者的投資選擇,更有利于吸引社會資本投資專項債券;另一方面,有望為地方所有重大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項目精準引入穩定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資金,對地方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起到較強的支持作用。”俞春江表示。

  一體多面:地方政府融資新格局

  中信證券的數據顯示,2016年,政府參與的基礎設施投資合計達到11.89萬億元。按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及民間資本分別占20%、50%、30%的比例測算,地方政府投入近6萬億元。

  “隨著地方政府債與PPP羽翼漸豐,城投公司在地方政府融資體系中重要性將顯著降低。”明明進一步分析稱,若地方政府債務融資與PPP融資比重進一步加大,預計可以替代地方政府基建投資相關需求中的40%。

  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6月末,PPP入庫項目規模達到16.4萬億元,落地項目3.3萬億元,考慮到項目建設周期一般為1~3年,按平均兩年的建設期估算,2017、2018年PPP每年可帶動基建投資1.1萬億~1.2萬億元。

  不過,業內人士認為,考慮到目前債券市場利率較高,疊加地方債流動性較差,非銀機構配置傾向較低,地方政府也很難接受目前的利率,預計未來地方債發行仍然會受到一定影響,同時并非所有的項目都可以用作PPP來融資。

  在此背景下,為了緩解一部分資金缺口與城投平臺發債難的問題,疊加順應城投平臺改革的政策方向,項目收益專項債應運而生,不排除未來還有其他類型的專項債券,如租賃型住房專項債、棚改專項債等。

  “收繳權力處置地方政府債務風險,融資渠道走向一體多面,以后可能形成‘地方政府債+平臺類債務+PPP+多種專項債券’的格局,進一步弱化城投尤其是公益性城投平臺的地位。”明明表示。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

責任編輯:鑫鑫財經
  • 資訊
  • 相關
  • 熱點

最火資訊

首頁 | 期貨 | 證券 | 基金 | 信托 | 資訊 | 區塊鏈 | 虛擬貨 | 貸款 | p2p | 保險 | 股票 | 期權 | 外匯 | 現貨
站長聯系QQ:603300678
六肖中特准资料大全